陈心欠

《纵横》
我姓陈,叫心欠,人叫我小欠。
人欠我的,我欠人的。
天欠我的,我欠天的,总是欠。
大抵能欠的不一定能还。
能还的不一定要欠。
我是欠人不还也还不了的。
还是还不了,心还是欠着。

© 陈心欠 | Powered by LOFTER

[逆水寒ol][群像]御气而行比赛转播记录。上

※有gay出没请注意

欢迎收看混江湖有史以来第一次的滑雪大赛,我们所在的比赛场地正是毁诺诚的雪山之巅!从这儿往下看,可谓是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啊!

选手们各个摩拳擦掌做好了一较高下的准备,第一轮的一号选手碎梦气焰嚣张,竟然向二号选手血河竖起了中指,血河也不示弱,伸出了两根中指!

三号选手神相对这种不文雅的举止表示不屑,四号选手铁衣气沉丹田,已经做好了一滑到底的准备,场外医护人员素问和救场人士九灵已经准备就绪,这场令人热血方刚的比赛即将开始,让我们倒数三秒钟——

三!

二!

一!

让我们看向一号,碎梦选手冲出去了!他力拔头筹抢得先机,在坡势较陡的第一段路程里连续撞碎积雪,...

[楚留香手游/原南原]灰色地带

灰色地带不分黑白,良莠不齐,但人口众多,不容小觑。

他们大多都互通有无,不管是同盟关系还是敌对关系,总会表现出“我们很熟”的模样,当作彼此示好的一个信号,不过这是灰色地带,总有例外。

比如,很多人都不知道南无生是谁。

可是一说到“暗香”和“麻衣”,都准能反应过来是什么:“暗香”是花店,店主是一位女性,和闻名遐迩的楚留香关系过密,那些垂涎美貌的男人自然望而止步。

这样一家立在穷凶极恶中的花店出淤泥不染,和那名为“麻衣”的药房比肩并立,而且“麻衣”的管理人也同样为女性,更有意思的是,和楚留香的交情也不浅。

但是这两股清流,和南无生这个人有关系吗?

答案是,有的。

她们都认识南无生,并...

[梦间集/烛寒烛]天涯何处无芳草

※谁来救救我的恋爱脑!!OOC注意了!!

※分不清攻受就不打cptag了


独钓寒江在河边压着鱼竿,衣裳敞开沐浴飒爽秋风,手里端着烟杆,有一搭没一搭地抽。

远处松林摇曳,像江海波涛,有几只秋去春回的鸟儿开始长途旅行,叫声渺渺不可闻。

他歪头咬着烟嘴,看天际青烟一缕,右膝卧着,赤裸的左脚则浸在清凉的河水里,时而有游鱼滑过,对落入水中的无钩长线丝毫没有兴趣,结伴嬉戏。

一线烟散尽不久,又闻着走路动静,独钓寒江本就偏着头,只将眼珠一挪,来者挚友夜烛言就整个儿盛在他的眼里,嘴角自然挂上了笑。

他说话腔调细软,尾梢总带点意犹未尽。开口,首先问道:“好久不见,茶呢?”

夜烛言闻声挑眉,...

[楚留香手游/南原南]会晤

※现pa,鸡血产物,是强强,cptag就不打了


门开出一条细细的缝。

里面没有光,只有暗在逗留。

我站在门外,很谨慎。心提上嗓子眼时,我终于轻轻叩响木门,悄悄推开进去,内心忐忑不安:

这间房静得连我的呼吸声都快听不见了。

是贵宾房,三倍的报酬使我臣服,换上侍者的皮囊,为不曾谋面的成功人士卑躬屈膝。可就在我进去后、被黑暗裹住后,我后悔了。

今晚这里有一场会面,我只负责保持包间的整洁,摸黑整理并不困难,但暗处似乎总有一双阴鸷的眼在看我,是洞察人心般的凛冽。

我有些慌乱,玻璃制品碰出的清脆声,中有一呼吸吐纳的动静在其间游走,毒蛇吐信似的钻入我的耳朵里,理智让我先把手上的托盘放下...

[楚留香手游/华武]打!打他妈的!

※短打练习,打斗试水,爽就行(……)


日课尚未结束太久,陈微明在整理衣冠时忽觉百会穴上杀气颇重,便像雕塑般站立不动。

俟风裂声起,他身形诡谲,避开自天降下之剑气无数,虽如此,但衣衫被劲风撕裂不少,自是恼火,他手掌展开,有聚气凝利器状之象。

那厮踩剑鞘向下,锋芒切卷地风作龙吟,又挑起碎裂飓风反手一剑凌空一指。


残影重重,四面八方皆是。

道长在其中并指捏成剑诀,周遭陡地凝滞继而成汹涌波涛护体,他借此波动卸攻势大半。

待看清来者何人,陈微明润如黑墨一点的瞳剧烈收缩,片刻光亮后映出一对锐若飞星的眼。

霹雳剑一沉竟重又归鞘,而敢在这种关键时候急敛攻势者,他所识人中只一人耳:...

[楚留香手游/和亦]销假是不可能销假的,这辈子都不可能

※学院pa

※可能会ooc,可能还会继续,一切皆有可能。但销假是不可能的


一、

宋小哥最近有些犯愁。

人一旦住校,什么破事就都来了。先不论要浪费大好光阴去上晚自习,单说这天还没亮就开始的跑操,宋居亦就恨不得免冠徒跣以头抢地。

他明白自己不是个早起的货,譬如刚入住宿舍的时候,第一天上课他就把上午的课全翘了,理由是没睡醒。

从此往后寝室长郑居和肩负重任,首当其冲的就是叫小宋同志起个床。

对此萧居棠赠好友一句金字箴言:早起早睡身体好!习惯就好了!

宋居亦想,早起是好事,能先去食堂,能抢到最新鲜的早饭,这种好事,怎么能不拉上最好的哥们萧居棠一起呢?

于是他和萧居棠一合计,两人...

[楚留香手游/华暗]雨一直下

※cp感不是很重,但我是抱着这个初心写的,暗香主场,私心多一个tag


一、细雨

暗香多雨。他撑起伞,坐在屋檐下,开始走神。

初来暗香,雨势也是这般大小,只是落在身上像被针扎了一样。当时师姐们好奇地围着他,直夸水灵,手也不闲,少年好端端的一张脸被揉捏得不像样子。

但他还是挤出一个皱巴巴的笑,试图向师姐们示好。

后来她们都去做各自的事情了,一个师兄才冒出头来,拉过少年用一种过来人的口吻劝慰几句,他却像丢了魂,仰头迎上细雨,张着嘴。

关先生让少年去归去兮,师兄就带他去归去兮,路上不管师兄问什么,他都不答,只点头或摇头,沉闷得像暗香外围的瘴气。

师兄一路上打着哈哈,不想气氛尴尬如...

[楚留香手游/华武]局

※私设如山,慎看

※肆无忌惮华x斯文败类武


一、时局

他从十二岁开始杀人,一直杀到二十岁。

一共背负过多少条人命,他自己也不清楚。

只是在一起奔波的日子里,我觉得这不会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,也不可能是一个遭人唾骂的绝世淫魔,相反他十二万分的有血有肉,会老、会死、会疲倦,更会有提不动剑的时候。

颠沛流离的前提条件是一次昭告天下的红榜悬赏,他大名高高在上,悬赏的额度也在几倍地翻增,但他到底能扛过所有侠客的联袂狙杀,躲过巾帼们豪情壮志的劫道,亦能在这期间救起一个奄奄一息的我,于数十把刀枪剑戟的光影中全身而退,仗着一柄三尺三的长剑,一路披荆斩棘,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,即使我对于他来...